79文學>恐怖懸疑>鬼神都市>第九十章 他沒了!不會死了吧?

鄭立凱整理了一下思緒,慢條斯理地說道:“你五行木最盛,以后到了運道,修煉術法的時候,自然首選木性的法術了,可是木性的法術也不是隨便亂選的,你看,這漫山遍野的,又是草,又是樹,又是竹子,甚至你家地里的莊稼,都是木屬性的,你總不可能樣樣都選吧?”

王治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倒不是太冷,而是被鄭立凱的廢話給寒的,他忍不住看了看遠方的山,都已經開始泛白了,他也不跟老鬼瞎扯,瞇縫著眼睛就盯著路面開始往回走。

老鬼也不在乎,繼續滔滔不絕地說道:“一個人的精力始終是有限的,不可能對每種事物都了解全面,而術法之中,如果對自己需要施術的東西都不了解,那肯定是沒辦法施展好法術的。”

“恩,恩。”王治好容易摸黑回到了房門邊,偷偷摸摸地看了看里面,還好母親沒醒過來。他鬼鬼祟祟地栓上門,然后小心翼翼地又往自己的房間摸過去,自然對老鬼說的甚么名堂沒搞清。

老鬼感覺說的上癮了,也不管王治有沒有聽懂,穿過門板就繼續跟著他說道:“所以修真者們前期修煉的法術通常都很單一,比如,你如果想要施術生長出一顆樹,那你總得先搞明白這是顆甚么樹,長甚么樣,樹干和樹冠,樹葉都是甚么樣子的吧,甚至還有內部都是甚么結構,只有你完全了解它之后,你施展出的法術,才能一步步接近真實,最后甚至就能真的生長出一顆實實在在的樹。”

王治終于摸索著上了床,偷偷地松了一口氣道:“好啦,我都聽懂了,那就這樣吧,我先睡覺了!”他說著一放蚊帳,倒頭就翻身面向床里面了。

鄉下的日子很平淡,每天能干的都是那幾樣活,挑水,喂豬,砍柴,王治白天就忙著幫母親干活,他都有種恨不得將井里的水都挑回來,將山上的柴都砍回來的沖動。

晚上就被逼著在小竹林里練功,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家里的柴火越堆越高了,水倒是沒增加多少,畢竟水缸只有那么大,倒是竹林里的那根筍子長高了不少,都快有一米高了,退掉了筍葉之后,就是一根又瘦又長的光棍。

呆了八天,家里該忙的活也忙得差不多了,地里的草都被他鋤過一遍,王治看著實在沒甚么可幫的了,老呆在家里又覺得不是個事,終于還是打算回城了,而在回去之前,他再一次背上了背簍,上山砍柴了。

這山不算高,也就三四百米,倒是國家要求封山育林,所以山上的樹木長得還不錯。

王治背著背簍在山上轉了一圈,砍了不少的柴火,正把背筐放在一塊石頭上歇氣。

錢佳開始來鄉下那股子新鮮勁早就消磨殆盡了,無聊地拿著打神鞭這里抽一下,那里打一鞭,倒是鄭立凱寂寞受得夠久,已經到了無所謂的境地,一點也不顯得不耐煩,一會兒圍著王治說這是甚么樹,那是甚么草,你既然修木法,這些東西至少都應該認得。

可王治開始那股新鮮過去之后,就跟錢佳一個德行,對他來說,這漫山遍野的,都是不值錢的樹,甭管是甚么草啊樹啊,都不值錢!

王治正在那里聽天書,錢佳正在那里閑抽抽,這抽著抽著,突然從旁邊空地里就蹦出來一只灰色的兔子,在一人兩鬼還沒反應過來時,刷的一下就沖進了旁邊的草叢。

三個家伙的反應各不相同,錢佳舉著手里的鞭子一邊跳一邊欣喜的叫著:“兔子!兔子!野兔子呢!”

王治的反應更簡單,想都沒想,順手就把手里砍柴的柴刀扔了出去,刷的一下砸進了草叢中,可等他急忙跑過去一看,發現連一絲兔毛都沒有,嘴上不滿地說道:“真可惜!要是給我媽燉來吃就好了!”

只有鄭老鬼最冷靜,他先看了看兔子消失的草叢,然后飄到空地的中間,左看看,右瞧瞧。

錢佳看老鬼神經兮兮的樣子,好奇地問道:“鄭大爺,你怎么了?”

鄭立凱卻搖著頭對王治道:“王治,你看看這里,是不是有甚么古怪?”

王治拿著柴刀,大大咧咧地走了過來,隨便地看了看道:“沒甚么啊!就一小片空地,草都沒一根。”

“是啊!草都沒一根,這兔子又是從哪里來的呢?”鄭立凱皺著眉頭依然不斷地搖著頭。

他這么一說,王治和錢佳也都反應了過來,這塊空地并不大,也就三四米直徑,自然是一眼就看的清清楚楚,別說是草了,就連個洞都沒有,而那只兔子明顯是從空地的中間蹦出來的。

王治也謹慎了起來,靠近空地中間蹲了下來,仔細一看,確實結結實實的,連個洞都沒有。

他用柴刀砍了一下,土屑紛飛,沒甚么異常,于是又伸手想要去扒拉一下,可這次,他的手還沒有碰到被柴刀砍過的地方,突然就好像一股水流流過一般,在手背上一劃而過。

他閃電般地將手收了回來,人也彈著跳了起來道:“有東西!”

“是甚么?”兩個鬼異口同聲地急忙問道。

王治帶著一絲恐懼地搖著頭說道:“不知道,好像水流過一樣。”

鄭立凱想了想道:“你閉上眼睛,用神識去感應一下,看看有甚么?”

王治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后閉上了眼睛。

緩緩的,眼前浮現出了兩個亮點,在亮點的旁邊,有一道波光盈盈,好像被立起來的水面的東西。

他注意著這面水一樣的墻,然后忍不住抬起了手,緩緩地伸了過去


狀態提示:第九十章 他沒了!不會死了吧?--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