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恐怖懸疑>鬼神都市>第五十八章 崩潰

王治將土坡上種滿了牡丹花,然后來到李昕的身邊坐了下來,又看向范熏他們道:“我想一個人在這里陪陪她。”

大家相互看了看,都默默的轉身離開了,最后就剩下紫竹還呆呆的站在原地。

王治沒有再讓紫竹離開,他盤坐在地上,慢條斯理的幫李昕整理著稍顯凌亂的衣衫,尤其小心的遮蓋著她身上被竹子刺穿的洞口。

月朗星稀,夏天的微風吹過,撫動得整個牡丹林也跟著搖擺,王治靜靜的看著李昕,什么話也不說,他親眼看著李昕的魂魄消散,清楚現在躺在自己面前的,不過就是一具空蕩蕩的軀殼,可是,明白歸明白,想要真正的放下,卻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他靜靜的看了一會兒,李昕自然毫無動靜,他的心也漸漸的寧靜了下來,雖然依舊悲傷,卻不再癲狂,他默默的回憶著自己和李昕交往這些日子以來,兩人之間的點點滴滴,在他的腦海中,所有關于李昕的記憶,都是那么的開心,那么的溫馨,從兩人最初的見面,她的害羞,到捅破窗戶紙,兩個人住在一起,其實時間算起來并沒有多久,可是王治卻感覺度過了一生那么長久一般。

他就那樣默默的在牡丹花叢中待了一晚上,直到天亮的時候,才起身,想了想,直接用竹子供起來了一個土丘,將李昕掩埋了起來,然后在土丘上,又種滿了牡丹,若是不知情,誰也不知道這土坡下面還埋葬著一個新亡的姑娘。

李昕就這樣徹徹底底的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沒有多少人會在意到她的離開,就像她存在時一樣的不起眼,王治眷戀的在土丘外站了一會兒,終究還是先回別墅了,他現在腦子里空蕩蕩的,感覺人生一下子失去了方向,沒有了支撐一般,好想馬上倒在床上,一睡不醒。

他進了別墅,正準備先去看看母親,卻發現客廳里面坐了一大堆的人,范熏,楊新,**禮,魯迎,還有張家的一家人,他們個個面色凝重,見著王治進來,紛紛站了起來,直直的望著他。

王治心里難受,以為大家也和自己一樣,對李昕的死覺得傷心,不過他對此什么也不想說,轉身就想上樓去。

這時,范熏叫住了他:“先生。”

王治停了下來,范熏有時候叫他老板,有時候叫他大人,可從來沒聽見她叫先生,他扭頭看著她。

范熏咬著嘴唇,吞吞吐吐的猶豫了一下:“那個,你坐下來,我們說說話好嗎?”

王治現在不想聽任何安慰的話,他心里空落落的,只想一個人安安靜靜,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做,就傻傻的躺在床上,死了一樣的安靜最好。

他不知道范熏要說什么,順勢看了看客廳里的眾人,結果只要他的視線掃過去,大家就紛紛低下了頭,只有張錚努力的笑了一下,可惜他的笑容實在太過勉強了。

他的眉頭一皺,本來空落落的心頭,突然泛起了一絲波瀾,感覺事情有些不對頭,他這才緩緩的來到沙發邊坐下道:“說吧。”

范熏反而不說了,不停的看向高琳虞,高琳虞也苦澀的笑著,就是不張嘴。

王治這時候絲毫多余的耐心都沒有,正好看見躲在沙發角落后面的吳嘉,猛不丁的大聲說道:“吳嘉,說!”

吳嘉嚇得直接躲到了沙發后面,可話還是說了出來:“爺爺奶奶死了!”

王治先是愣了一下,沒反應過來,接著,他突然從沙發上跳了起來,狂吼道:“爸媽他們在哪里?”

楊新也嚇得往后退了一步,慌張的說道:“他們在樓上。”

王治再不管其他,撇開眾人,幾步就跨上了樓梯,迅速的沖到了養父母他們的房間,當房門推開,他跑進房間的時候,兩位老人早已經穿戴整齊,靜靜的躺在了床上。

“不!”他本就處于奔潰邊緣的心緒,突然被人掄起大錘給狠狠的砸了一下,他的整個世界,瞬間的崩塌了,原本就岌岌可危的一點支持,徹底垮塌,他軟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來。

王元兵夫婦傾盡了所有,將他辛辛苦苦的拉扯大,在王治的心里,他們是自己真正的父母,即便他們給不了自己榮華富貴,至少,他們給了他們的全部。

大家跟著跑上了樓來,只是除了紫竹,沒人敢進來,即便范熏,此時也只能靠在門邊。

王治哭得滿臉的淚水,他好想就這樣哭死過去,什么痛也不用理會,什么傷也不用計較,此時的痛,遠比劉畢給他施法時來得更讓人痛徹心扉,更讓人絕望。

他嚎哭了好一陣,身體里所有的力氣和精力仿佛被抽干了一般,本來想起身,卻絲毫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直到紫竹上前將他扶起,他才來到了床前。

王元兵老兩口,早已經沒了生氣,臉色白的讓人心寒,王治看了一會兒,迷蒙著雙眼,還是讓紫竹扶著他出來了。

門口,大家讓開了路,范熏首先說道:“先生,對不起,不是我們要故意隱瞞你的,只是昨天,我們實在不敢說。”

王治現在是徹底的什么也不想討論了,他虛弱的說道:“你幫我安排一下,我,我去睡會兒。”說完,就讓紫竹扶著自己回到了房間。

倒在床上,他真的很快就睡過去了,可是一個接著一個夢,占滿了他的腦子,讓他根本睡不踏實,他經常分不清自己是不是真的睡著了,明明閉著眼睛,仿佛在做夢,卻好像清清楚楚的聽到外面大家走動和說話的聲音,可仔細去聽的時候,


狀態提示:第五十八章 崩潰--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