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恐怖懸疑>鬼神都市>第三十三章 人生,有何意義?

王治聳了聳肩膀,對曹薇的回答不置可否,畢竟太多的事情是沒辦法解釋的,就算解釋了,曹薇也不一定懂,更不可能相信。

不過和曹薇聊了一會兒,王治的心情漸漸地比剛才好了點,他松開了雙手,靠在椅背上看著已經西斜的太陽道:“算了,不說這些沒用的了,對了,你就住在這附近嗎?遇見你好幾次了。”

“是啊,就在那邊的小區里,和我爺爺奶奶一起的。”她說著抬手一指,斜對面那片綠樹成蔭的小區,那是一處老式的小區,都只有七層樓,不過環境還不錯。

王治發現自己心里平靜得沒有甚么波瀾,這要是以前的話,他說不定該得多興奮呢,至少自己是知道曹大小姐住哪里了,還和誰住在一起,說不定再努把力就能去她家里坐坐,能親近親近,可是現在卻不一樣了,他無奈地一嘆,站了起來道:“那我就先回去了。”

曹薇見王治說要走,雖然見他明顯有事的樣子,卻不知道該說些甚么,畢竟兩人還算不上有多熟,于是也只好跟著站起來說道:“要是有甚么能幫忙的事情的話,不妨打個電話吧。”

王治一愣,現在他還真不知道曹薇能幫上自己甚么,叫這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警察抓那些偷襲自己的家伙?他苦澀地一笑,便轉身走向了遠處的公交車站。

離開了曹薇,王治心里稍稍好過了一點,雖然曹薇并沒有真的幫上他甚么忙,不過至少讓他心里感覺自己并不是真的孤單得一無所有,他坐在公交車上,看著身邊的錢佳和鄭立凱,語氣淡然地問道:“你們為甚么不走?跟著我,或許哪天就死了。”

錢佳還沒回答,坐在前面的一個老太太就奇怪地回頭看了看王治,然后更加懷疑地盯了他兩眼,才疑神疑鬼地扭回了頭去。

鄭立凱嘆了口氣道:“因為我們已經死了,所以無所謂死不死的。”

王治最終還是從挎包里掏出了耳塞,掛在了耳朵上才說道:“千葉還不是一樣,可她卻走了。”

“她不一樣的,她追求天道,追求有朝一日能夠飛升。”

“呵呵。”王治看著窗外已經出現的農田,車子已經離開了市區,開進了郊區。“我幫不了她,而且只能給她帶來麻煩。”

“王治,別那么自暴自棄。”鄭立凱大聲地呵斥了起來,嚇得他將視線從窗外收了回來,看著這個一直和藹的老頭。

鄭立凱搖著頭說道:“為甚么你就那么沒出息呢?你怎么不看看你周圍的這些普通人,他們庸庸碌碌,整天忙著都只是為了活下去,而且,不管他們怎么努力,不管他們多么成功,最多也不過百年的光陰,一切就都煙消云散了,除了消失的魂,甚么也不會留下,你認為這樣的人生就是有意義,值得你去追求和努力的嗎?”

“可……可我現在又有甚么區別,一旦完了,同樣甚么也都沒有了。”

“不,你已經和他們不一樣了,自從仙爺傳授你仙法開始,甚至從你的老師傳你法術開始就不一樣了,你已經踏入了追求真知的大門,只要你努力,你可以走得更遠,可以知道的更多,往后,這些人拼命追求的東西,在你看來都會是無意義,甚至是可笑的,你甚至可能飛升天界,長生不老。”

“那不可能。”王治自從出醫院以來,第一次笑了,不再是苦澀的笑,而是真正的,或許是嘲笑,或許是真的放松了一些。

“不,有可能,就好像你買了一注彩票一樣,就代表著你已經有了中獎的可能,而你身邊的這些人,他們甚至到死都不可能買到一張彩票,而且修真和彩票不一樣的是,只要你努力,總是會有回報的,今天,或許有很多人能威脅到你,可只要你堅持,以后總有一天,你就能俯視他們,甚至蹂躪他們了。”

王治呵呵地笑了笑道:“蹂躪?虧你想得出來,不過我估計,被蹂躪的肯定還會是我。”有了鄭立凱在一邊不停地勸說,王治的心情確實好了不少,雖然還不到熱血沸騰的程度,至少已經沒有那種看甚么都灰蒙蒙一片的感覺了。

下了車之后,王治在一家館子里點了好幾個菜,要了兩瓶凍過的啤酒,或許是經歷了生死之后,至少他已經對錢財看得沒有以前那么要命了。

別說,昨天晚上就只吃了一點東西,后來又是逃命,又是受傷失血的,又在醫院里折騰,到現在才吃上東西,這一吃,幾個菜加啤酒居然被他一個人就掃光了,甚至還搭上了兩碗飯。

從館子里出來后,王治一邊揉著有點吃撐了的肚子,一邊往回走,等走過了大馬路,繞下了小柏油路,眼看就要走到那叢被自己催長了的小樹林邊時,身邊突然一股風似的,一個人影就那么突兀地來到了他的身前。

王治嚇了一跳,往后跳了一步,才認真看去,現在已經黃昏了,太陽不見了影子,不過還沒有黑,趁著黃昏的余光,只看見這是一個高大男人的背影,而且頭發亂糟糟的仿佛鳥窩一樣,衣服上是東一個補丁,西一條爛布,最惹人眼的就是肩膀上扛著的那根木棍和棍頭上吊著的那個酒葫蘆。

王治一看清這個背影,立刻就打了個激靈,忍不住四周看了看,而且著重看了下小樹林,卻沒有發現甚么異常的地方。

前面的邋遢男人這時候一轉身,看著王治道:“王巡城大人,在下高晨武,昨天已經見過面了,現在受趙大人的委托來保護你的。”

“哦。”王治傻傻地點了


狀態提示:第三十三章 人生,有何意義?--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