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都市現代>重返文明>第二卷 原罪 楔子

凌亂的茶幾上堆滿了各種外賣的餐盒,茶幾下面橫七豎八放著幾個空酒瓶。

一只臟兮兮的手伸了過來,摸起一個酒瓶,往里面彈了彈煙灰。

“躍哥,昨晚那妞兒真不錯,有點后悔給她丟那兒了,再帶回來玩幾天多好。”

說話的男人賊眉鼠眼,兩個門牙齙在外面,說不出的猥瑣。

“凈放你m仙屁,不趁著藥勁兒丟,你還等她醒過來?然后去派出所描述你這張帥比臉么?”

被叫做躍哥的男人罵道。

“哈哈,昨兒那妞的包讓耗子給翻個底朝天,兩千多塊錢全揣自己兜了,一會樓下羊大爺安排一下子,涮起來。”

沙發上還橫著一個男人,少個門牙,說話還有點漏風。

“你看你小鵬,就惦記我這倆錢,我還琢磨后半夜出去轉轉試試弩,打個狗回來吃,那咱今晚先涮羊肉吧……”

耗子說著放下酒瓶,在墻角拿起一把弩擺弄著。

躺在沙發上的這個男人五大三粗的,看外表很難跟小鵬這個稱呼聯系起來。

“別白弄了,這兩天到處都嚴打,別特么給我惹禍,真出點什么事,別說我,驢哥都兜不住。”

躍哥說著摸出手機,翻了個電話撥了出去。

“喂驢哥,我大躍,昂,對,前兩天那事兒得虧你了,這不哥幾個想叫你吃頓飯,啊,啊,那行,那改天的哥。”

掛了電話,大躍臉色有些難看。

“驢哥沒空啊?”

耗子試探著問道。

“說他m什么照顧影響,這陣子少聯系,媽的,就是嫌老子資格不夠唄,別特么等老子有了錢,什么驢哥狗哥,都他m給我喊躍哥。”

大躍憤憤的說道。

“其實吧躍哥,你就是缺個貴人提攜,驢哥畢竟給公家當差,說不好聽的哪天說不管你就不管你了,以后他的臟事,咱也不特么幫忙了。”

小鵬從沙發上坐起來,惡狠狠地說道。

“不管沒事,就他以前的事兒,哪天我得找他說道說道,各走各的可以,散伙費得他m給我交出來,就這么給我撇出來,怕是想的簡單了點。”

大躍越說越氣。

“走走走躍哥,先不跟他置氣,他不來拉幾八倒,咱哥仨喝起來。”

耗子說著站起身,拉著大躍往外走,小鵬也趕忙蹬上鞋子跟了出來。

大街上熙熙攘攘很是熱鬧,天剛剛黑下來,路邊店鋪早已亮起了五花八門的的霓虹燈。

三個人勾肩搭背走進了一家叫做‘羊大爺’的火鍋店。

包間里,這三個人喲五喝六的劃著拳。

酒過三巡,耗子忽然壓低聲音說道:

“就這家店老板,也是個玩家,不光有弩,還有……”

說著用手比劃了一個端著獵槍的動作。

“你能借來玩玩么?”

大躍興奮的問道。

“我跟他不熟,他壓根不能借。”

耗子夾了塊肉丟在嘴里,邊嚼邊說著。

“那你說個屁。”

大躍罵罵咧咧的端起酒喝了一口:

“我也得想辦法弄一把。”

“驢哥就有一把,放在他爸老房子里,我親眼看他放在柜子里的。”

大鵬探過身來,低聲跟大躍說道。

“那你他m不早說,他爸老房子就沒人住,正好還在一樓,小院里翻進去就能搞到。”

大躍說著對著小鵬后腦勺抽了一巴掌,咬了咬腮幫子,繼續說道:

“哪天老子自己去拿,丟了他也不敢張揚,不出意外的話,肯定是贓物之類的,這逼自己膩起來的。”

“早你也沒問啊……”

小鵬小聲嘀咕著,低頭夾菜。

三人喝完酒,晃晃悠悠走出來已經是后半夜了,街上只有偶爾路過的出租車超他們按著喇叭。

“操你了個比,等老子開上豪車,把你綁在喇叭上讓你聽個夠!”

大躍對著遠去的出租車破口大罵著。

晃悠到住處,進了屋,三個人倒頭就睡,不一會就傳來了此起彼伏的呼嚕聲。

不知過了多久,外面傳來的了連續的車喇叭聲。

三個人都被吵醒了,大躍揉著眼睛走到窗前張口就罵:

“操你……”

剛飆出來倆字,就看著窗外愣住了。

耗子和小鵬也跟著走了過來:

“咋了躍哥?……我操!”

樓下已經亂作一團,車輛堵在一起亂撞,發瘋的人們互相扭打著,追逐著,四處可見清晰的血跡。

再往遠處看,小區外面的公路上也是一樣的狀況。

耗子連忙打開了電視,反復按著遙控器。

所有的頻道都是藍色的背景,重復著相同的廣播:

“多個地區包括救援單位也受到殃及甚至癱瘓,災情原因正在調查,被感染者有極強的攻擊性,被攻擊者會在短時間被感染同化,請所有幸存者務必待在家中,緊閉門窗,不要外出,等待救援。重復,緊急廣播:一場未知的瘟疫由哈密市向四周地區迅速延伸,整個北方大區已經全部受災,災情正在向全國波及,多個地區包括救援單位也受到殃及甚至癱瘓……”

三個人面面相覷。

“亂套了?”

耗子小聲說著。

“亂個雞毛套!終于他m輪到老子說了算了!”

大躍說著走到窗前繼續往外看著。

一臉的興奮。


狀態提示:第二卷 原罪 楔子
本章閱讀結束,請閱讀下一章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