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青春校園>對門有個小竹馬>165、萬萬不能

又一年,三年一屆的科舉到來。

還在去年冬天的時候,離考場近的客棧就已經被各路士子們搶定一空。整個京城,因為這場科舉而陡然間便的沸騰起來,仿佛空氣都無比的活泛了起來。

錢如意卻越發的憂心,勸陸子峰道:“莫若,這科舉咱們不考了吧。”

陸子分不解:“為何?”

“我這心里不踏實。”

陸子峰將書合上:“當初是你激我出仕的,怎么如今又后悔了?”

“我?”錢如意根本想不起自己什么時候說過要陸子峰出仕的話。

陸子峰十分自然的將她擁進懷中:“你忘了?你說,我和周玉郎的身份,原本都是一樣的。為什么我就不能去爭取呢?”

“那我也沒讓你出仕啊。”

“若不出仕,我還有哪條道路是可以和他一較高下的呢?”

錢如意忽然心里泛酸:“你還想著如言么?”

陸子峰反問:“你難道把周正給忘了?”

錢如意撇開這個話題:“咱們現在日子過得好好的,何必再去爭那長短呢?”

陸子峰將下頷抵在她發間:“我不光是為了我自己爭,還要為了你,為了咱們兒子,為了……我死去的父母家人。我陸子峰也來這世上一匝,難道就讓我的妻兒,一輩子圈在這院子里么?”

錢如意知道勸不了他:“我也不勸你了。我嫁給你的時候,早該想到的事情。你并非池中之物,怎么甘心做一只拖著尾巴的烏龜呢?”

陸子峰問道:“什么烏龜?為什么要拖著尾巴?”

錢如意道:“從前有個圣人。皇帝聽說了,就想請他入朝為官。那圣人說,從前有一只烏龜,人人都覺得它神圣,于是就捉起來,用紫檀木的盒子,鋪上上好的絲綢墊子,將它裝進去,送到廟堂之上去供奉。

那烏龜在田野間自由自在慣了。現在讓它每天爬在桌子上,動也不能動。慢慢就死了,變成一只龜殼。

那圣人說,他就是那只烏龜。與其讓他變成一只被人供奉的龜殼,為什么不讓他做一個拖著尾巴在泥里走的活烏龜呢?”

“哈哈……”陸子峰笑道:“你這個典故有意思。只是……”他頓了頓:“我不是圣人,原本是沒有什么恢宏志氣的,只想著在距離玉匣關最近的地方,守著我爹娘的英靈,過完這一輩子罷了。可是,遇見你之后,我便漸漸的不想這樣了。”

“耶……”錢如意道:“你可真是甩得一手好鍋。你要怎樣,又和我有什么關系?”

“自然是有的。”陸子峰下意識將她抱緊:“當初,可是我把你撿到書院的。那個時候,你瘦的皮包骨頭。細脖子支棱個搖搖欲墜的大腦袋。我第一次知道,在我父母英靈庇護下,還有像你這樣可憐的人,像你們家那樣窮苦的人家。”

錢如意道:“那會兒不是窮嘛。天災人禍,一大家子飯都吃不飽。我能活下來,已經是奇跡了。”

陸子峰忽然想起什么問道:“你那會兒都餓得走不動了,自己跑出來想要干什么?”

錢如意道:“想死。”

陸子峰神色一緊:“為什么?”

錢如意不耐煩道:“哪里有那么多為什么?我爺爺、奶奶為了我,都快要熬不過去了。我不死,或者拖累他們嗎?”

陸子峰沉默了片刻:“我身為男兒,怎能任憑我爹娘用生命保護的老百姓們,過著那樣食不果腹,貧困潦倒的日子呢?”

錢如意癟了癟嘴:“天底下的人多了,也不見得就多你一個。”

陸子峰笑道:“誰讓我趕上了呢。”他也不知道想到什么,笑的格外得意。

錢如意道:“我怎么覺得你話里有話呢?”

陸子峰點了一下她的鼻尖兒:“就知道你最聰明,什么事都瞞不住你。索性我就都告訴了你吧,免得我在心里藏著也辛苦。”

錢如意做洗耳恭聽狀。

陸子峰道:“當初,你爹把你賣給那姓林的,我就知道不好。于是連忙去搬了你的舅舅來。如果晚了一會兒,只怕就沒有今日的你了。更不會有咱兒子。”

錢如意心念陡轉之間,勃然大怒,指著陸子峰道:“那黃鼠狼是不是也是你引來的?還要趙豐收不來向我提親,是不是也是你搞的鬼?”

陸子峰捉住她的手,愛憐的握在掌心:“那到不是。我閑暇無事,在河邊看風景。看見趙豐收在你們村頭的大樹下抹鼻子。我費了好大功夫才問出來,他想娶你,可是他奶奶不讓。然后就看見趙大妹引著黃鼠狼去你家,我就知道事情要遭。果然就出事了。我連忙就跑去請葛世文了。所以我才說,我是趕上了。”

提起這些舊事,錢如意心里就堵得慌:“師兄,你說趙豐收傻不傻?我這么好一個人,肯嫁給他,那是他上輩子不知道燒了多少高香才積來的福氣,他竟然不知道珍惜,就憑趙老太婆一句話,就不要我了。”

陸子峰意味深長道:“他傻不傻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我自己挺傻的。幸虧老天爺開眼,垂憐于我,不然這會兒我該后悔的腸子都青了。”

“你什么意思?”

陸子峰笑道:“就是這意思……”

錢如意推他:“男人都是偽君子。”但她是推不動陸子峰的。她就不明白了,為什么每次兩人,明明說話說的好好的,到最后都能變成一場肉搏。而且,毫無意外的都是錢如意潰不成軍,最后連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隱約中,她似乎聽見陸子峰在


狀態提示:165、萬萬不能--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