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暴雷獸心中打著這個注意,事實上,現在的秦庶也的確是無法追逐上哪暴雷獸,那秦庶哪怕是傾盡全力也無法追逐上這暴雷獸的行動。

那秦庶心中也是有些焦急,而且那秦庶所發出的攻擊那暴雷獸的火球術也幾乎都給那暴雷獸抵擋下來了。這一次那秦庶的處境可是有些糟糕呀!

畢竟這暴雷獸自身的速度遠遠超過了秦庶,想要將這暴雷獸攔截下來可不是一件容易得事情。那秦庶心道不知如此它的魔法技能也要比我的強大。我連發動魔法技能阻擋它的能力都沒有。

有了,換有這個辦法呢,那秦庶心中想到,那秦庶只見得又是發動了十余顆火球術射向了那暴雷獸。那暴雷獸心道沒用的,不過是在浪費時間罷了。

那暴雷獸也就是發動了十余顆雷電之球將那些火球術抵擋下來了。不過這時候,在那暴雷獸將那十余顆火球術抵擋下來之后,在他們的后面竟然又是十余顆火球術。這一次的攻擊令的那暴雷獸措手不及。

竟然被秦庶給傷害道了,那暴雷獸的行動自然也是停止了,如此一來的話,那秦庶自然是追逐上了那暴雷獸。那暴雷獸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傷痕道“可惡的人類,我一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不過,話雖然這樣說,但是那暴雷獸自己的心中也是充滿了警惕,這人類魔法師的實力雖然比不上自己,但是卻是十分的狡猾,我一定要千萬小心。絕對不可以中了這個人類的計策。

那秦庶則是心道這暴雷獸的實力比起我來可是厲害多了,他的身體素質強悍,不知如此它的自身的速度也要遠遠的超過了我。我的速度比其他來可是差遠了。它的魔法技能的發動的數量和速度更是遠超過我。

想要和他交戰可是一個非常麻煩的事情呢,我唯一的優勢就是有一個神兵利器一般的長劍,可以傷害道這暴雷獸。

不然的話,恐怕連傷都無法傷害道這暴雷獸了呢。那秦庶心中默默的想到。那秦庶與那暴雷獸對峙的局面顯然不會持續太長時間。

首先是那暴雷獸發動,只見得那暴雷獸口中一張,也就是二十多可雷電之球射向了那秦庶,而且是從那秦庶的正面。

不知如此,而那暴雷獸自己則是奔跑到了秦庶的后面,然后伸出自己的爪子拍向了秦庶的后腦勺。這是要前后夾擊呀!

而那秦庶的反應也很快,只見得那秦庶立刻是在自己的前面發動了火墻術,而自己則是迅速轉過身來,然后一個長劍伸出,砍向了那暴雷獸的爪子。

而那暴雷獸在無奈之下,只得收回了自己的爪子,不知如此,那暴雷獸自己卻是控制者那些雷電之球從那前面繞過來,從左右兩面攻擊秦庶,就是不讓那秦庶可以發動火墻術阻擋他們。

自己則是身體前撲,抓向了那秦庶的心臟,那秦庶現在是三面受敵呀!那秦庶確實好不恐懼,一方面伸出長劍劈砍暴雷獸,不讓那暴雷獸攻擊自己的心臟。

另一方面那秦庶則是發出連珠火球術抵擋那些雷電之球。不過雖然阻擋下來了大部分的雷電之球,但是還是有些雷電之球落到了秦庶的身上。

畢竟秦庶不過是一個魔法師身體反應速度太慢,還是被這暴雷獸給設計了。那暴雷獸的臉龐上面流露出一絲得意的表情。

那暴雷獸閃身避開了那秦庶的攻擊之后,道“秦庶,看起來你的反應速度有些慢呀!這可有些不可以呢。”那秦庶則想到我的身體反應速度自然不是這暴雷獸的對手。況且它的魔法技能都比我強。

一旦放任他發動下去的話,我是必輸無疑的,唯一的辦法就是不讓這暴雷獸可以發動魔法技能也許我換可以多堅持一會。我來主攻。

那秦庶心道,那秦庶想到這里之后,也就是伸出了長劍一劍劈斬向了暴雷獸。而那暴雷獸則是閃身避開來,而那秦庶卻是緊追不舍,不斷的發動長劍劈斬暴雷獸。但是因為暴雷獸自身的速遞遠遠高于秦庶的緣故,那秦庶的所有的攻擊幾乎都沒有可以傷害道那暴雷獸。

而那暴雷獸卻是身體一個閃避,來到了秦庶的身后,然后一爪子拍出,將那秦庶拍翻再地。

那秦庶摔倒在地之后,那暴雷獸心道你的速度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就算是你有一柄神兵利器的長劍,也一樣傷不到我,畢竟只要你的武器刺不到我的身體,他在鋒利又有什么用處呢。

秦庶心道這暴雷獸的魔法技能所發動的魔法技能的威力和數量都要超過我,甚至連速度都要比我快,不知如此,它的身體的反應速度和速度都要高于我。我的魔法技能會被它的魔法技能抵擋下來。

而我的身體的攻擊有落不到它的身上來,這可是有些難辦了,不解決掉這個難題,我遲早要輸給這個暴雷獸。如何解決這個難題就是問題所在。

那秦庶心道我只要可以解決掉這個暴雷獸的速度問題,讓我的長劍刺入它的身體,我就贏定了。突然之間,那秦庶想到這暴雷獸自身的速度固然快捷,但是如果被限制住他又可以發揮出多少來呢。

那秦庶看著自己目前所在的地方,正好是有著大量的亂木,幾乎都是在之前的時候,被那暴雷獸所攻擊的。只要讓這暴雷獸引誘到這地方上去,這暴雷獸的速度優勢就幾乎剩不下什么了。到那時候他就完蛋了。那秦庶心道。果不其然,那秦庶也就是自己故意的將那暴雷獸以及自己引到了一個樹木的樁子四處都是的地方上,這


狀態提示:無敵--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