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都市現代>絳宮>第一百一十九章 坤寧

宮里的閑話總是長了腳似的亂竄,沒過兩日綰妍就從旁人口里得知了喬鴦針對新宮女的事。

趁了喬鴦去沏茶的當兒,她問身后的綠衫子“如今她們都說喬鴦的脾氣越來越大,你可知道?”

綠衫子一怔,握著玉梳的手頓了頓,只搖搖頭說不知。

綰妍看著鏡中的綠衫子面露難色,更是半信半疑,兩彎柳葉眉微蹙。

她手里捏著一支碧玉簪子比劃著,轉過頭去瞟了綠衫子一眼,語氣重了幾分。

“真的?”

“主子。”

綠衫子神色凝重,苦口婆心道,“喬鴦姐姐怎么說也是從鄭府出來的,有的時候……也許是心情差了些,咱們可不能疑她呀。”

綰妍奇道“你這丫頭,胡說八道什么呢,本宮何時疑她了?”

她確實是從未疑過喬鴦的忠心,甚至因為喬鴦在她身邊實在是太習以為常的事,她連“忠心”二字都未曾正正經經地擺上臺面說過。

她從沒有待喬鴦像待奴婢一樣,耳提面命著忠心會如何,不忠心會如何。

綰妍嘆了口氣。

自打她記事起,便是喬鴦在身旁伺候著。她與喬鴦相處的日子,仿佛比楚佩與她親母女相伴的日子還要久。

綰妍轉念一想,好端端的,綠衫子為何說出這一句話來?

她心里沒來由地掠過一絲寒氣,有些不祥的預感。

喬鴦端著茶進來,剛為綰妍奉上,就聽得綰妍嗔怪一句。

“你是翊坤宮的掌事女官,與一個新人置什么氣?”

喬鴦很快就明白過來,手上的功夫未停,整理著妝奩里的東西,翻找綰妍要的東珠墜子,好像早就料到有此一問。

“前幾日福總管不是送人來么,奴婢去過了過眼,看見一個長得極好。奴婢打聽了,那人從前是在恬貴人身邊伺候的,叫云窈。”

綰妍道“倒是個好聽的名字,就是不知是哪個字,是瑤臺的瑤?歌謠的謠?還是窈窕淑女的窈?”

喬鴦撇了撇嘴“一個小宮女罷了,也沒撞主子的名諱,誰管她是什么字呢?”

語畢,她眼睛一亮,“娘娘有所不知,那個叫云窈的真是同她主子似的好模樣,咱們不得不防。”

“有多好看?比之淑妃如何?”

“論容貌,在娘娘小主之中,倒不是最拔尖兒的,可擱在宮女之中卻是……”

綰妍笑說“聽你這么說倒不是什么傾國傾城的,不過是一個宮女,有什么可防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翊坤宮來了個什么妖怪。”

“好歹是內務府送來伺候溫常在的,里頭也有淑妃的一番美意,你可別欺負了別人。”

喬鴦聽出了綰妍的意思,仍是不依不饒“奴婢都是為了娘娘著想,若是有什么惡聲罵名,全由奴婢擔著,與娘娘無關。”

綰妍未曾想到喬鴦這么固執,正欲同她爭辯幾句,外頭有人來請。

“娘娘,輦轎在外頭候著了。”

哦,險些忘了正事。

今日皇后召見她與許湄,可萬萬不能晚。

綰妍心里忐忑,指尖按了按眉心,不論從前再如何跋扈任性,眼下都不敢再越雷池半步。

在鐵一般的宗法綱常面前,帝王外虛無縹緲。

后妃之別,妻妾之別,是最分明不過的。

“喬鴦你留下來守著,溫常在的胎要緊,本宮不在時就托付給你了。”

雙生胎本就兇險萬分,也虧得溫常在是得了綰妍多般照拂,不然日子哪兒能過得這般舒心。

照顧人是精細的功夫,其中水有多深,只有溫常在自己曉得。

綰妍站起來,又回過頭去謹慎地照了照鏡子,無甚逾矩之處,這才略略安心。

“阿綠,咱們走罷。”

坤寧宮的大門緩緩打開一道兩人寬的縫兒,低沉的悶響像被迫重新運作的舊車架子。

許是宮人也懶散懈怠,朱漆門柱上積了一層灰。

從縫兒中走出一人接駕——來者是知書。

不過是半年的光景,她卻像是經歷了二十年歲月。清澈的眼波消失了,在深深凹陷的眼眶中,取而代之的是兩顆沒了靈氣的瞳珠兒。顴骨高高的,瘦得厲害,像是風一吹就要退三步。

她聲若輕刀刮竹,聽得綰妍心里發毛,像白日里撞見了魍魎。

“昭妃娘娘萬安,里頭請吧,皇后娘娘已經等候多時了。”

知書身上是極微的腐朽氣息,沾著深秋的風鉆入綰妍的鼻腔。

綰妍用絹子半掩口鼻走進去,待身后朱門關闔的聲盡,這周圍的宮墻好似飛速壘到了萬丈高,將風悉數擋在外頭。

萬籟俱寂,安靜得有些詭異。

太陽照在這兒都沒什么溫度,活像寒冬臘月時孤掛在天邊的小小金輪。

滿院枯葉,紅黃褐三色交錯疊呈,密匝匝地積了一層,人走在上頭“沙沙”地響,如步錦緞般綿軟。

園圃里的花俱謝了,一團二團的都是死物,盆里的土干裂得不成樣子,邊沿兒上新舊的泥印子一層疊著一層。

每到一處,綰妍都能清晰地聽到自己后頭侍女

倒吸一口涼氣。

是了,自打她進來,便被眼前的所見駭了一跳。如今早就是千萬個為什么在心里回旋,它們個個兒手里攥著長叉撞著便打架,鬧得她腦子一團漿糊,一時半會兒不知該問什么。

知書領著她們走到內殿門口,綰妍才捋直了舌頭“坤寧宮好歹是中宮所居,怎么會淪落到如此地步?”

“皇后娘娘時日無多,除了一些要緊的,其余


狀態提示:第一百一十九章 坤寧--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