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都市現代>妙手圣醫>第六十一章 辣手摧良辰

看著凄慘的良辰,錢良俊心頭大震。

這白成,難道真的如此厲害?

關上門,錢良俊丟下還在痛苦扭曲的良辰,走到了總統套房的里間。

“葉總,出事了。”錢良俊通過電話,將自己遇到的事情詳細地描述了一遍。

電話另一端沉默許久。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總統套房的門被有禮貌地敲響。

“葉總,有人敲門,我先去開個門。”放下電話的錢良俊走過去,先是透過貓眼向外看了看。

在那貓眼之中,一張年輕俊朗的臉天真無邪地沖著自己,給了一個小小的微笑。

然而這個微笑,卻讓得錢良俊差點當場暈厥過去。

“葉……葉總,白成在門外。”錢良俊大驚失色,一邊在電話里低聲說著,一邊四下里尋找藏身的地方,看上去極是狼狽。

電話另外一端的葉成建,則是很沒良心的說了一句:“這件事跟我沒關系,你扛下來,我不會虧待你。”就十分干脆地掛斷了電話。

“呃……”錢良俊聽著電話里的忙音,心中沒來由地一慌。

葉成建,這是要丟卒保車,過河拆橋啊。

容不得自己細想,總統套房的大門已經被輕松地打開了一條縫。

白成先是伸出一個笑意盈盈的腦袋,四下打探了下,在確定安全后,才笑嘻嘻地走了進去。

一扇門而已,對于擁有精氣金芒的白成來說,自然不在話下。

“嚯。”白成驚訝地發出一聲,打量著這豪華套房里奢華的裝修,接著,將眼光盯死在了不斷后退的錢良俊身上,一字一頓地說道,“挺會享受的啊,錢、主、管!”

“白……白成,你別過來。”錢良俊面色大變,眼看著這個煞星關上門后,一步步向自己走來。

白成根本沒搭理他,隨意地踢了踢半死不活的無齒殺手良辰,接著一屁股坐在意大利制造的真皮沙發上,翹了翹二郎腿。

“哎呀,洋酒。”白成剛坐下,就瞥見了沙發邊上一個小酒柜里,一看上去就價格不菲的叫不上名字的透明酒瓶。

“我能喝嗎?”白成抬眼,看著躲在房間一角,瑟瑟發抖的錢良俊,用“征求”的眼神看向他。

錢良俊不明所以地點了點頭,同時身體又是向邊上挪了挪,一雙小眼睛中帶著無比的懼意。

“謝謝。”白成很紳士地沖著錢良俊點點頭,接著直接走向前去,打開了酒柜,有些拙劣地端過一張教皇椅,登高取下了那瓶擺在最上面的酒瓶。

“k,1907……”白成發音不準地念著酒瓶上的字,接著咧嘴笑了笑,四處看了看,沒發現開酒的工具,只好一皺眉,左手握著瓶身,右手化作掌刀,一下子砍掉了瓶身的一小半。

金黃色的珍貴液體頓時順著破損的瓶身流了出來。

“哎喲喲,可惜可惜。”白成臉上露出割肉的表情,趕緊從杯架上拿過兩個杯子,咕嚕嚕倒滿了兩杯。

然后,白成抬眼看向畏畏縮縮,躲在房間角落里的錢良俊。

“喝兩杯?”白成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

“不……不要。”錢良俊搖頭。

“來嘛。”白成放下酒瓶,走了過去,臉上的笑容更盛。

“不……不要!”錢良俊的臉頓時漲成豬肝色,眼看著“煞星”離自己越來越近,不由得身形一矮,蹲了下去,一雙小眼睛擠了擠,居然滴下幾顆金豆子來。

“白成哥,啊不,白成爺,不是我干的,真不是我干的。”這四十多歲的大男人,西裝褲子的襠部居然開始隱隱泛出潮色,直接被走過來的白成給嚇尿了。

“我知道。”白成淡淡地說了一句,拉了拉錢良俊的衣袖,毫不費力地將這一百五十多斤從地上拽了起來。

“啊?你……你知道?”

“嗯,我知道!是葉成建的主意,跟你沒關系。”白成煞有介事地點著頭。

“對……對對。”錢良俊立馬小雞啄米地點頭。

白成強忍住笑意,又是扯了扯錢良俊的衣服:“那你可以放心跟我喝兩杯了吧?”

“嘎?真要喝?”錢良俊徹底懵了,這特喵的是什么個事,自己派人去殺白成,白成還讓自己陪著喝酒?

“信不信我打你?”白成佯裝豎起了手。

錢良俊被嚇得馬上伸出雙臂來擋在臉前面,大聲哀求:“別……別打我,我喝,我喝!”

“這不就結了。”白成松開手,偷眼看了看褲子已經濕成一片,往下滴水的錢良俊,心中好氣又好笑。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白成端起酒杯,又遞了一杯給錢良俊:“坐,干杯。”

說完,白成率先一口將杯中酒飲盡。

砸吧砸吧嘴,白成不由驚道:“哎呀,這酒不錯啊!你覺得呢?”

僅是淺嘗輒止的錢良俊翻了翻白眼,心道,這可是價值27萬的頂級海德西克香檳酒,你這一口就喝下去小兩萬,當然不錯了。

只不過錢良俊是肯定不敢將這些話說出口的。

就在這個時候,還躺在地毯上的良辰發出一聲痛苦的哼聲。

“不好!”白成突然道,站起身來,看著疼得蜷縮起來的良辰。

這個動作嚇得錢良俊趕緊往邊上挪了挪。

“我忘記了屋里還有一個人了。”白成突然出口的話讓得錢良俊心中又是一驚。

這貨又要干嗎?

只見白成又是拿出一個酒杯,倒了滿滿一杯香檳,幾步走了過去,笑嘻嘻地蹲在地上,對著痛苦不已的良


狀態提示:第六十一章 辣手摧良辰--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