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仙俠修真>嫡女無雙,讀心俏佳人>第二十三章 有驚無險

第二十三章 有驚無險    秦莊臉色一變,稍稍定了神,急道:“玉兒,馬上送唐姑娘出宮,不得有誤!”

“是,娘娘,唐姑娘請隨奴婢來!”玉兒是個機靈的小宮女,見娘娘神色急切,忙道。

唐詩對秦莊一示意,轉身離開,必須在皇上到來用午膳之前出宮,不然夜長夢多,這是深宮,是皇上的天下,謀略萬千心細如發遠不如皇上輕飄飄的一句話來得有殺傷力!

來不及和莊姐姐再說什么,滿腹擔憂也無從說起,唐詩跟著玉兒剛走到庭芳閣的畫堂溪畔,忽然聽見“皇上駕到”的聲音此起彼伏,唐詩抬眸,那道明黃色的身影已經在內侍宮女的引路下緩緩向這邊而來,已經看見了自己!

秦莊終究放心不下,也追了出來,看到眼前一幕,怔怔呆住,心慌意亂,終究是沒有避開嗎?

包括唐詩在內的庭芳閣眾人皆跪在地上,“叩見皇上!”

皇上明黃色的衣袂一角從唐詩眼前不著痕跡地掠過,如云錦散去,唐詩盡管低著頭,卻依然感覺到皇上深涼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掃過一眼,讓唐詩眼神一黯!

秦莊迎上來,優柔大方,聲音婉約,“臣妾恭迎皇上!”

“愛妃不必多禮,朕今日特來陪你用膳!”皇上溫柔地扶住了彎腰行禮的秦莊!

“謝皇上關心!”

看著皇上扶著莊姐姐進入內閣,唐詩松了一口氣,匆忙起身,正準備離宮,忽然已經進去的齊公公一路小跑到唐詩面前,低聲道:“唐詩,皇上召你進入內閣!”

唐詩腳底一軟,盡管不情不愿,可天子發話,根本無從拒絕,只得起身,隨著齊公公進入!

香氣熏暖,水晶珠簾,這個地方唐詩不陌生,此刻卻覺得腳底生寒,只有一種想快速逃離的感覺!

秦莊看向唐詩的眼神游離不定,盡管心中萬分焦急,可是表面上只能做出一副平靜柔和的模樣!

有宮女端著御膳魚貫而入,整個過程中沒有發出一絲多余的聲響,靜默無聲!

秦莊忽道:“皇上日理萬機,終日操勞國家大事,臣妾能有機會伺候皇上用膳,感恩于心,現在讓臣妾服侍皇上用膳吧!”

皇上微微頷首,起身的時候眼眸不經意間飄過靜默立于一旁的唐詩,淡淡一笑,在他眼中,唐詩就像一塊璞玉,雖未經打磨,已有吸引男人的致命風情,那雙墨染的眸瞳似乎會說話,讓人不知不覺陷進去!

秦莊見皇上的目光定定停留在阿詩身上,心底越發吃驚,表面上卻裝作若無其事道:“皇上,臣妾前些日子釀了百花青梅酒,本來打算與皇上共飲,可惜臣妾現有孕在身,不宜飲酒,但百花青梅酒最是講究時日,多一天則太多,少一天則太少,今日剛好是它芬芳最濃的時候!”

皇上微微頷首,“愛妃果然是賢淑敏慧!”

秦莊道:“香欞,去把本宮的百花青梅酒送過來!”

唐詩知道莊姐姐的用意,請皇上飲酒,待到皇上醉眼迷離之時,哪里還記得自己?豈不是離宮的最佳時期?

美酒斟上,香氣彌漫,秦莊優雅地端起酒杯,“皇上請滿飲此杯!”

皇上淡定地接過酒杯,目光忽然掠過唐詩,“愛妃,朕政務繁忙,沒有多陪你,還好有唐詩能多陪你解悶,朕心甚慰!”

秦莊只能頷首稱是,皇上看向唐詩,“唐詩,你陪伴秦妃有功,朕賞你同席而坐!”

唐詩忙道:“謝皇上恩典,臣女不敢!”

皇上龍目微微一閉,一旁的人精齊公公知道皇上不高興了,忙低聲提醒道:“皇上賞賜,還不過去!”

唐詩退無可退,只能指望莊姐姐盡快將皇上灌醉,自己盡快脫身,在這之前,還是不要出什么變故的好!

面對滿目佳肴,秦莊和唐詩都沒有什么心情吃,卻又只能做出一副溫和欣悅的模樣,皇上今日的興致倒是很高,居然會幫秦莊夾菜,眼神不時掠過坐在下座的唐詩,這女子有著仿佛春到江南,人面桃花的驚艷,皇上心中暗忖,這樣的女子若是如后宮佳麗一般,對自己嫣然一笑,語若春風,那是何等的風情?

見皇上目光開始迷離,秦莊和唐詩都暗暗心驚,在后宮里,皇上想要一個女人是什么難事?

正在秦莊和唐詩皆忐忑不安之時,皇上忽然緩緩開口,“聽聞愛妃自幼熟讀詩書,德才兼備,出口成章,正好朕這里有一句上聯,缺了下聯,今日美酒當前,意境正好,若能與愛妃把酒論詞,豈不快哉?”

秦莊不知道皇上要說什么,微微笑道:“皇上過譽,能與皇上論詞,是臣妾的福分!”

唐詩心下猜測,皇上怎么好端端地要什么吟詩作對?必定意有所指!

果然,皇上輕咳一聲,說出了上聯,“熟讀四書五經,亦功六韜三略,偏愛詩賦百余首,尤喜李白寫詩真性情!”

此言一出,秦莊和唐詩心中的震驚無法言喻,這哪里是什么吟詩作對?這分明就是司馬昭之心,昭然若揭!

雖然皇上之前和秦莊提過,要納唐詩入后宮,秦莊卻認為不妥,惹得皇上不悅,可畢竟沒有在唐詩面前說過,現在如此赤果果地明示,偏愛詩賦百余首,唐詩還能裝作不知道嗎?

唐詩心內大驚,強行壓下內心的恐慌,故作不知,臉上始終掛著淡淡微笑!

秦莊思索片刻,笑道:“皇上你這可真是難為臣妾了,臣妾的確是自幼讀過一些詩書,可是從來沒有見過這般難對的上聯,真是


狀態提示:第二十三章 有驚無險--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