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仙俠修真>嫡女無雙,讀心俏佳人>第十七章 小小的破綻

第十七章 小小的破綻    那位自殺的軍需官的家是城郊一座十分簡樸的宅邸,四周人煙稀少,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從外面看不出任何奇特之處,夏侯硯推門進去,唐詩這才發現里面有幾位士兵在看守!

見到夏侯硯,他們立即神色一震,聲音鏗鏘齊整有力,“少將軍!”

夏侯硯只是輕輕揮手,幾人立刻退了出去,行事果斷至極!

他收了冷肅的表情,看唐詩的眸光停留在偏僻的院子之時,微微一笑,“唐姑娘若是想要了解什么,夏侯硯定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任由唐姑娘差遣!”

唐詩忍俊不禁,看內室的門緊閉,問道:“他是一個人住嗎?”

夏侯硯淡淡道:“他叫崔沁,妻兒都在老家,沒有和他住在一起,我已經派人去告知親屬,不過最快也要三個月才到京城吧!”

唐詩道:“自從他自殺之后,這里就被你封閉起來,再沒有任何人可以自由出入,對嗎?”

夏侯硯肯定道:“當然,崔沁主管軍需,我得知他死了之后,自然知道可能與即將到來的軍餉督查有關,所以立即派人把這里封起來,這是軍中事務,暫時不得張揚,所以也并沒有外人知曉!”

唐詩疑惑道:“既然他是一個人住,又是誰發現他自殺的呢?”

夏侯硯解釋道:“崔沁是有級別的軍官,可以有自己獨立的宅院,并不需要住在軍中,但也需每日到軍中處理軍務,那日士兵發現他沒來軍中,覺得蹊蹺,報告了他的上司,上司派人來他家中看他是不是病了,這才發現他自殺了!”

“何以肯定他是自殺的?”唐詩天生的敏銳被挑動起來。

“他死時,家中門窗緊閉,現場又沒有別人,癥狀顯示是中毒身亡,我派來查的人還在他的茶杯中發現了剩余的重劑量的砒霜!”

唐詩沉吟道:“這么說,他是服毒自殺的?”

夏侯硯看唐詩眉間的異色,笑道:“當然,不過我能理解你的疑惑!”

唐詩對他微微一笑,“按照最基本的邏輯,若是一個軍人想自殺,一刀不就完了?既干脆又利落,可是服砒霜就不一樣了,那種撕心裂肺的痛苦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我曾經見過一個案子,一個人服了砒霜之后,實在無法忍受那樣的痛苦,在死之前又給了自己一刀,加速了死亡,我總覺得,一個軍人真要自殺,正常情況下似乎并不會選擇這種極其折磨人的死法,還是一刀比較快!”

夏侯硯輕輕頷首,“是啊,如果我要結束自己的生命的話,大概也會選擇比較壯烈的方式,服毒自殺這種方式更適合有文人情結的人!”

唐詩黛眉深蹙,修長的手指堵住了他的薄唇,惱怒道:“不許你胡說!”

夏侯硯唇角彎起,戲謔道:“和你開個小小的玩笑而已,有你在,我怎么舍得拋棄自己的生命?”

唐詩惱意不減,“這種玩笑是能亂開的嗎?死去的人倒是得到了解脫,可是活著的人會有多痛苦,他的家人,他的那是一種怎樣的折磨?”

“好了好了!”夏侯硯無奈笑道,“我說錯話了,任憑我的阿詩責罰,絕無怨言!”

唐詩忍俊不禁,言歸正傳,“不過人要死前的心理大多不同尋常,而且很多武將本身就有文人情結,也說明不了什么問題,我進去看看!”唐詩說著就要往里面走,被夏侯硯攔住了,“阿詩,你不害怕?”

唐詩挑眉看他,“我應該害怕嗎?”

夏侯硯的目光看著那扇緊閉的門扉,“我知道你膽識過人,可是這畢竟是出過人命的地方,你一個女孩子,當真毫無忌諱?”

唐詩正色看他,眸光堅澈,“需要忌諱什么?我自己就是最大的忌諱!”

“什么意思?”他眸光一深!

唐詩淡淡道:“你大概不知道,我出生之后,唐老夫人就請江湖術士給我算過命,說我命里帶煞,是不祥之人,會給家族帶來災難,你說我這樣一個人,還怕什么忌諱不忌諱,別人不忌諱我就謝天謝地了!”

夏侯硯始終保持著優雅的微笑,漫不經心道:“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一直都不喜歡你?”

唐詩淡然看他,“這個原因足夠了,還需要什么原因?”

“真是想不到世上居然有這么巧的事情?”夏侯硯軒眉斜飛,陽光在他的鼻梁下刻下堅毅的影子,明明是男子,偏偏又生得那樣好看!

唐詩狐疑地看著他,什么這么巧的事情?

“我小的時候我娘剛好也請江湖術士給我算過命,說我命格堅硬,一定需要娶一個命里帶煞的妻子,以毒攻毒,方能保一生平安!”

聽著他半真半假的話語,明知道他是在開玩笑,唐詩仍然覺得甜蜜無比,可沒有忘記自己的正事,提醒他道:“我們今天是來查案的,快進去吧!”

一推開崔沁的內室,一股陰冷的氣息迎面撲來,唐詩皺了皺眉,她雖然看過無數的卷宗,可是親臨死亡現場畢竟是頭一回,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身后的夏侯硯似乎知道唐詩心中的感覺,俊眸中帶著深深憐惜,溫聲開口,“這里保持著崔沁生前的原樣,我沒有讓任何人動過!”

他的聲音讓唐詩的心一瞬間安定下來,開始打量這個內室!

崔沁的尸體已經被運走,所有的一切都保持著舊日的模樣,并不太像一個單身男人住的地方,很整潔,一點也不臟亂,他的習慣似乎從軍中帶到了家里,東西擺放得整整齊齊!<


狀態提示:第十七章 小小的破綻--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