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覺地后退一步,洛言緊緊抓住了沙發靠背,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端著牛奶,洛言笑意盈盈走進了書房。“怎么也不換衣服,還有工作沒做完嗎?”

“嗯。”岺封低頭看著手里的書,并沒有抬頭看洛言。“我還有點事要處理,別等我,你先睡吧。”

“阿風,剛才,其實我是……”洛言想要開口解釋,一時之間卻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

“去吧,有什么話等我忙完了再說吧,你看我正忙著呢。”岺封故意揚了揚手里的書,這才發現不對勁。

洛言也看到岺封手里拿是書不是文件之類的東西,她心里清楚,岺封的態度突然變得冷淡肯定跟剛才她在樓下跟馬俊見面的場景有關。她有心想要解釋,可岺封也不給她機會啊,看樣子,岺封的氣還不小,怎么辦!

“我是出去約會了,我跟馬俊……”洛言鼓足了勇氣,大聲地說著。

“晚了,去休息吧,有什么話我們明天再談,ok?”岺封沉聲打斷了洛言的話,轉過身,不看洛言。“如果你還不想取消旅行的話,就聽我的話,回房早點休息,等我把這些忙完,有什么話我們再說也不晚!ok?”

洛言咬牙,心里一痛,眼淚奪眶而出,她沒有再解釋更沒有停留,用最快的速度轉身離開了書房,只為不讓岺封看到她臉上的淚痕。

她知道岺封誤會了,卻苦于找不到機會開口解釋,更心痛岺封對她的誤解……

她不知道自己還能說什么,岺封會相信嗎?

或許這樣也算是另外一種結局吧!

可是,她的心為什么那么痛,痛得讓她無法呼吸,痛得讓她幾度暈厥……

整整一夜,岺封沒有回臥室。

洛言也瞪大了眼睛,呆呆地一夜到天亮。

天明的時候,岺封到臥室找換洗的襯衣,看見洛言坐在床上,兩眼無神,呆呆的。

“你一整晚沒睡?”岺封一愣,心里隱隱作痛。

“啊?”洛言的大腦明顯反應不過來,她沒聽明白岺封剛才在說什么,只是想著自己的事,這會兒見岺封進來了,跟自己說話,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你要去上班了么?我這就給你做早餐去。”洛言要下床,頭卻陣陣眩暈,有些支持不住,身子晃了兩下,勉強站住。

“沒有休息好,就好好在家里待著。”岺封皺眉,臉一冷,話隨即出口。

“阿風,等我,我有話要說。”洛言忍不住又想要解釋昨天的事,張開口卻不知道該怎么說。

“再給我一天的時間,今天我把公司的事安排一下,明天我們就去旅行。如果你改變主意,有比去旅行更好的主意,就給我打電話。”岺封本想再忍耐一下,可他看著洛言百般忍耐的樣子心里就來氣。

到底是什么讓洛言變成了這樣,到底是為什么洛言要這么對他!

他不是一個小氣的男人,為什么洛言要這么躲躲藏藏的,而且還瞞著他!

他當然知道馬俊對洛言的心思,可他一直都很相信洛言愛的是他,可是現在呢?他又該怎么解釋,洛言為什么這么晚了還要跟馬俊見面,為什么兩人看起來竟然是那么難舍難分,曖昧十足?這又是為什么!

他不相信兩人之間的見面純粹是朋友之間簡單的正常的見面而已,為什么欲走還留,為什么要抱在一起?

她已婚了,懷孕了,不是嗎?

為什么會有這種親熱的畫面出現?

這是岺封想不通的,他也不明白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他跟洛言之間出現了什么問題嗎,為什么洛言一臉傷心難過的樣子,為什么洛言不跟他傾訴而跑去跟那個馬俊見什么面!

他才是她正兒八經的老公,是她身邊最親近的人,是她肚子里孩子的親生父親,不是嗎!!!

就算是朋友,再好的朋友,也不該有這種親密接觸!

難道他還能當這件事沒有發生,沒事人一樣的跟洛言去旅行?!

他做不到。

如果不是洛言懷孕,他很有可能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立時就跟洛言對質,當面問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當面看她到底是什么樣的反應!

可是,他不能,他知道懷孕很辛苦,也知道洛言這段時間很情緒化,也就不敢貿然決定任何事。就連心里有取消旅行的打算都沒有跟洛言說明,只能拖著,以公事的名義拖著。

岺封的冷淡洛言不是沒有感覺,她也想過要解釋,可是岺封都沒有給她解釋的機會,她還能做什么?

她一直想要找一個合適的機會跟岺封好好的談一次,可是老天爺竟在這種時候跟她開了一個這樣的玩笑!

她該怎么辦?連老天都不給她這個機會,她該怎么辦?!

或許這是另外一種結局,原本就該是這樣吧!

岺封的冷淡讓洛言寒了心,不再發急如何跟岺封解釋一切。她不恨岺封,卻恨造物弄人,自己在最后竟然落得如此下場!

趁著岺封上班的空檔,洛言收拾了簡單的衣物,把戒指摘下,放在梳妝臺前,默默地流淚,黯然離開。

她沒有給岺封留下任何一句話,哪怕是一張紙也沒有留下。

不是不想,是覺得沒有必要,也不會起任何的作用。岺封連她的人都不相信,又怎么會相信那一張簿簿的紙!

這樣也好,就讓他以為是她負了他,就讓他以為她已經遠走,這樣的結局可能比當初所設想的要好得多吧。

老天爺的安排,她沒理由拒絕的,不是


狀態提示:962--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