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恐怖懸疑>暗流之門>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你們還要學習

有人逐條向上翻看著簡報,然后在大致翻閱后便解讀道:“看內容的確是奉命施工的隊伍,而且還是掛著平整道路的名頭。我們難道要一直在暗河里跑來跑去嗎?這樣太慢了吧?”

技術士官雖然還處于垂頭喪氣之中,但聞言也不得不看了看發送過來的內容。皺起的眉頭顯示他也不喜歡過于緩慢的行程,直到是在打開某個附件后才舒了一口氣。

那是一幅大致示意的立體圖,當共享出來后就被指著說道:“不會,你看這個草圖,到時候會有很多出入口的。會有很多,這里將變成個立體的蟲巢。”

“那就行。”

但也有人的注意力不在這方面,他在之前就一直在叫停了。等看到沒人在意自己后就大聲地叫道:“我說你們別再說了,看看內部網絡吧,咱們都成名人了!”

說話間就在小隊zhōng gòng享了鏈接和截圖,那上面赫然是自己等人在之前通話時的內容。當時進入戰斗網絡中的可有不少人,隨便哪一個都可以將相關記錄發送出去。

“什么!?”

“該死!”

“混蛋!”

“……”

得到提醒的小隊這才趕緊登錄內部網絡,結果入目之處就發現到處都是己方犯蠢的視頻和音頻。而且看時間甚至還距離現在沒多久,并且已經出現了初步具有配樂,段子和再創作加工的痕跡。

只要稍微一刷新就能發現新的轉發,這種病毒一般的速度實在讓他們感到心顫。恐怕艦隊內將發生一場以他們為素材的歡樂熱潮了,而且還是會歸入“愚蠢搞笑”合輯中。

只要看那些的點擊量還在不斷地上升就很讓人頭疼,這些東西居然沒法被其他的內容給刷下去。要知道現在才是在一場勝利戰役過后沒多久,有很多留言和作品都是在慶祝戰役勝利。

其中大部分都源自艦隊成員的自發創作,從取材到風格上也各有各的特色。可沒有哪個會如新出現的搞笑視頻那么頑強,簡直令每個看到的人都想起了一些難堪的糗事。

一本正經掩飾錯誤的言辭簡直是在自欺欺人,而且隊員們磕磕巴巴的附和也充滿了極度的無奈。弄出不大不小的烏龍卻又堅持著死不認錯,這種并不嚴肅的東西天然就具備搞笑性,甚至還被部分人同艦隊內的混蛋高層聯系在了一起。

所以這東西在內部網絡內就具有了極為頑強的生命力,在引得人人傳看的同時也就盤踞下了一份堅固陣地。看樣子在其退潮前才會具有相當長的熱度,至少在短期內是不會在人們的心中被遺忘了。

許多人都曾有過受到萬眾矚目的愿望,但可從來沒希望過是以丑角的方式。這樣的打擊足以令正在自我開解的小隊徹底破功,以至于內部溝通在一段時間內陷入了徹底的沉寂。

誰也不想承受一個愚蠢虛偽的名聲,他們只想趕緊找個地方把自己埋起來。

不過正在執行的任務還是得按時交付的,所以躲藏的計劃還得稍稍延后一些。

雖然要將具體的發送者找到也不是不可以,但那還得向上級發送查詢報告才可以。他們都知道這件破事并不怎么光彩,所以也不可能真的為此去追究到底。

于是在返回己方活動的密集區時收到許多的招呼,而有些人在之前還從來都沒遇到過。在交付任務的時候也會受到調度的額外問候,并且會有意無意地說出一些諸如“正在演習”,或者“很有必要”的字眼。

起先還不會引起機甲小隊的注意,但是在交接時也沒必要開著這么響亮的外放吧?幾乎整個洞室中都能聽到他們的對話,而且總是會因為一些特定的句式引發眾人狂笑。

到這時若再不能明白自己被開涮就只有白癡了,怪不得一路上都受到了那么多的熱情招呼。但對于這種事情也不好當著眾人拉下臉,否則只會引發更大規模的起哄和惡搞。

于是他們就只得急匆匆地交接任務,即將展開解讀的遠程機器也不由得對這些機甲多注視了一陣時間。可以想象在那攝像頭之后這有一大堆的所謂專家在合影留念,甚至會成為他們記憶中的一部分。

稍微要點臉的人都不會想繼續待在這里,所以臨時士官就立刻討要了其他任務好做離開。至于小隊中的成員們也沒臉繼續被眾人注視,只能是一個一個地都緊隨其后快步離開。

米圖卡還不忘調動后視攝像頭關注那一箱竹簡,只見受操控的遠程機械已經開始了相關工作。有的機械是專門取出竹簡并打開,而有的則是對上面記載的內容進行拍照記錄。

還有的則是在用精度更高的探頭去做嗅探,希望能從其上發現自然條件及低技術都無法制造出來的化合物。

倘若這里受到過強大文明干預就一定會有所接觸,那么總會不可避免地灑落一些微小的高技術物質。只要能找到便可以成為側面的佐證,同時也可以提供另一條發掘信息的渠道。

但是就地展開調查還是有些夸張了,米圖卡便有些驚訝的問道:“怎么在這里就分析上了?我還以為要運回軍艦上才開始呢。”

問題是在小隊頻道中提出的,但卻有個新近加入進來的人解釋道:“這里畢竟還是在咱們的控制之下,無論拍照還是記錄都不至于泄露出去。門的另一面到現在還只有敵人的登陸部隊,從上到下想要留個存底都有的是辦法。

而且要過黑門就得面對暴雨和颶風,雖然威脅較小但也不能有所疏忽。尤其


狀態提示: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你們還要學習--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