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恐怖懸疑>概率之外>第三百七十一章 傳奇英雄

記得在阿爾卑斯山下的無名小鎮時,守護者t很輕松的找到了他們的安全屋,然后才有了一系列計劃。

但再次聽到他們前來的消息,孫無情反倒是頓住了上前的腳步,心里盤算著該如何應對他們。

這一次,不能再被他們牽著頭走了。

但還沒等他穿過走廊,看到t的臉,走廊盡頭目光朝外的眾人之中,破壁者的身體忽然被置換成了另一個人。

持椅人動作迅猛,臉色陰狠,伸手就向t白皙的脖頸上抓去。

孫無情暗道不好,身旁的云芊流也急忙抬起手,但似乎都趕不及阻止數米外持椅人對t發起的進攻。

“小心。”上原京介的聲音在風中響起,一只普普通通的手攔在了持椅人面前,比近在咫尺的承萬里更快。

但當孫無情邁進會客廳時,看到的可不止一個人的手。

鐘離望,不知道什么時候,也站在了人群之中。他的手掌離t更近,護在她的身前。但他身上看起來沒有攜帶任何武器,也沒有提防動作,只是帶著抱歉的眼神,看著持椅人。

“來的有點晚。”t首先打破沉默,面對持椅人突如其來的進攻,她一步都沒有后退,先是掃了一眼眾人,然后看向了剛從走廊出現的孫無情。

她看起來又換了一張臉,和之前不同,但她站在那里,說兩句話,很容易讓人知道她是t。

她的語氣里,有一種絕對的肯定。這種感覺,明月安然和鐘離望身上都有。

“你們知不知道你們在做什么!”持椅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一周沒見,他的眼眶和臉頰深深地凹陷下去:“我們要死了!溫蒂妮已經死了!你們的計劃呢?你看看現在還有誰信任你們?你們想靠誰嗎?聯邦還是東國?啊?現在他們的人都在這里,你們一開始就打算當誰的狗嗎!”

在持椅人吼出這句話的時候,承萬里慢慢收回了自己伸出的手,破壁者剛剛從持椅人的房間出來。上原京介沒有說話,站在兩人中間,眼觀鼻,鼻觀心。

孫無情也沒有上前阻止,只有林瓊露小心翼翼地想去拉持椅人的衣角。但持椅人只是吼叫,沒有做出進一步的攻擊動作。

畢竟鐘離望在。不管是誰,都沒有信心在這種狹小的空間里打贏他。

只有蘇盡從孫無情身后擠出來,然后走向t和持椅人之間。

“人都來了,有話就談。”蘇盡把持椅人的手按下。

破壁者也從樓上下來,靠在墻邊,警惕地看著t和鐘離望兩人。

對鐘離望,他們應該還留有幾分尊重。如果只有t一人前來,估計要被憤怒的持椅人撕成碎片。

她看起來好像并不擅長打斗。

“至少要給個解釋。”承萬里見鐘離望兩人都沒有說話,再次打破了沉默。

眾人看著t輕輕抿了抿嘴唇,垂在身下的拳頭慢慢松開。她要對她說出的每一個字負責,如果說錯了一句話,對整個組織來說都是滅頂之災。

“這一切,都在計劃之中。除了溫蒂妮的死和卡塔爾的叛變,組織在大方向沒有錯,并且會繼續推進我們的計劃。”t看著持椅人滿臉怒容,特意加快了語速。

但持椅人明顯不服。

“什么叫還在計劃之中?”他吼道:“如果不是蘇盡帶我們離開,在凡爾登軍事基地的時候我們就死了!”

“我們只知道聯邦一定會來,但不可能算準時間。”鐘離望接過話,他的聲音明顯更能讓持椅人聽進去:“越接近任務的終點,計算的誤差會越大。在執行之前,我們就已經做好有傷亡的準備。”

這番話其實已經很講得很清楚,這也是不可避免的一環。失落綠洲這個小組織很難與國家相比,鐘離望他們不可能計算到所有意外。從大多數人的角度看,這個結果,其實不是不能接受。

相比之下,圣堂部隊在凡爾登軍事基地幾乎死了上千人,失落綠洲只折損兩員。

執法者,的確是一個強大的兵器。

只可惜,這種兵器,還是太少。

“這個誤差我不能接受!”持椅人滿臉猙獰:“我們都在完成自己的任務,但現在你說要把我們算進誤差,這什么意思!執法者在哪個國家不是倍受優待,怎么在你們這就變成了誤差?!”

“你冷靜點,如果失落綠洲打算拋棄你們,承萬里就不會來法國,上原京介也不會讓你們進來。持椅人,戰斗還沒有結束。”鐘離望上前一步。

“如果你們沒有勝算,我沒有必要在和你們耗時間。”持椅人退后數步,警惕地盯著所有人:“我來這里是實現我的目的,但現在看來,你們心里都有自己的算盤。”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破壁者身上,后者回瞪了他一眼,并沒有示弱。

“這里已經是北歐,如果我是你,我不會現在離開隊伍。”t并沒有因為持椅人的怒火而事態,他丟給破壁者的眼神她也視而不見。

“你們不要,我相信教堂肯定會要。再說了,我本來是丹麥人。”

“我并不認為輕信一個組織是好事,你當然可以自由選擇雇主。”t那雙仿佛看穿一切的雙眼彎成一道月牙,笑道:“但在你推出前,我建議先聽聽我們的開價。”

她并沒有因為持椅人的辱罵而改變對他的看法,相反,t對他的態度更像是長輩對晚輩的寬容。今天發生的一切她似乎早就料到,所以即使到了這個關頭,她也能侃侃而談。

軍心不會那么輕易潰散,尤其是鐘離望和t的


狀態提示:第三百七十一章 傳奇英雄--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