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學>玄幻奇幻>太古丹尊>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完整厄風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完整厄風

轟隆!

天塌地陷一般,遭遇帝光阻擋,風暴震成虛無,無數道身軀從中散落開來,宛如一把拋撒在地的豆子。

秦浩諸人接連摔落,頭腦似炸碎掉,神魂震蕩,這股沖擊實在太強。

此刻,眾人驚魂未定的朝前看去,那前方,有一位女子懸浮半空,穿著天權殿綠色殿服,周身白金帝光熾盛無比,氣勢強得難以形容,整座云易峰都在她帝威下顫抖。

“無暇之帝,是師姐。”秦浩克制不住吶喊出來。

是她,妙璃。

天權殿第三位弟子,本死在神宮上一代無數人的記憶當中。

如今,她回來了。

秦浩帝魂重生,以他前世丹帝的眼力,自然分辨得出妙璃的境界,帝道第三境,無暇之帝。畢竟他前世也修到了這一境,妙璃乃真正的無暇之帝。

可此時妙璃的帝威實在太強,遠遠超越于天權諸人的威壓。

秦浩心里也很明白,那是因為天權諸位峰尊僅僅殘剩一縷執念,縱然武道境界仍在涅槃,實際發揮不出涅槃的力量。

妙璃完全不同,她是活人。

她帝身、神魂俱在。

如果說,天權諸位峰尊空有外形,表強內虛,是群紙老虎。那妙璃就是實質性的帝,她的帝威自然更為真切和充沛。

妙璃沒有理會秦浩,目光掃過殘破的云易道峰,感受著一位位峰尊執念彌留下來的零碎氣息,內心百感交集,難以言喻的痛開始從心底蔓延。

晚了!

她拼盡全力恢復真身,卻依舊沒有趕上,未能見上天權和各位師叔最后一面。

即使她明明知道,各位師叔留下的僅為一縷執念,但她仍然想見故人最后一眼。

下一瞬,她望向虛空某處,當眼光落去,身體為之輕震。

在那個位置,有一個她最為熟悉的人,一張刻進靈魂中的面容。

即使那人的身形變得非常模糊,已經無法再維持下去,但她還是認了出來,東天。

東天同時看著妙璃,近乎消失的俊逸臉龐,浮現出來一抹世間最溫柔的笑容,當四目對視這一刻,他沒有開口講話,因為想說的太多,千言萬語,不知道該從那一句話開始,唯有用眼神向她告別。

滴答!

一雙淚珠從空中墜落,晶瑩干凈,來至妙璃的臉龐。

縱然是他一句話未曾說出口,而她,都懂,從東天的眼睛里,她讀懂了一道聲音,“活下去,照顧好師弟。”

嘩!

執念耗盡,東天彌散在天地間,一代絕世英才,天資傲世無雙,終究沒有實現抱負的機會。

但在他消亡之際,東天沒有遺憾,最少在虛構的夢境里,他多了一位小師弟,秦浩與他一樣,亦力壓一代,天賦無雙。

而且,他所心心記掛的師妹,也并沒有死,原來時牧一直沒有騙過他。

那么他,是該回去找時牧了。

“啊……”肝腸寸斷的吶喊響徹九霄,妙璃無暇帝威沖擊天地,她體內肆虐的白金光輝,即使是蒼天大道也為之顫栗,受層層陣法加固的云易峰有巨石崩裂,一顆顆瘋狂的墜落。

一聲長嘯過后,妙璃收拾心情,通紅而冰冷的雙眸,死死盯向邪氣彌漫的圣華。

“我一直都知道,有個人逃掉了。”圣華淡淡開口說道,面色平靜,心無波瀾,像是老朋友碰面。

神宮被毀的那天,邪源沖破陣法,神宮天地被萬計惡靈籠罩,血流成河,七位峰尊接連戰死,無一人生存。

圣華因承受不住恐懼,向邪源低頭,奉獻了靈魂,與之完全融合,淪為了邪體的一部分。

然而,他隱藏神宮這么多年,目睹七位峰尊的執念一點點修復神宮,開始重新培養弟子,好像一切又回歸了最初。

不過圣華能夠感覺得出,這些死去的執念當中,有一縷極為特異的氣息存在,他不知道是誰躲過一劫,而且,始終都沒有辦法揪那個人。

直到此刻,他終于知道了,原來是妙璃。

“時牧成功為你擋下了帝劫。”圣華輕笑著說道,那個因內疚而陷入心魔考驗的廢物,竟然沒有說謊,“但令我好奇的是,你使用了什么方法,能夠屏蔽活人氣息,連神魂之力也感應不到。”

這是圣華最困惑的地方,宛如整個人淪為虛無,卻又能夠真實存在。

“你想知道答案?”妙璃的語氣冰冷至極,一字一頓的咬牙道:“你死了一切都明白了。”

話聲落下,無盡白金光輝吞沒虛空,隨著一聲啼鳴響徹傳開,一頭傳說中的神鳳至妙璃背后脫飛而起,盤旋于九天之上。

鳳凰威壓降臨,如真實的神鳥,頃刻間,天地淪陷烈焰燒灼之中,萬物被無窮火海吞噬。

“身為天權殿弟子,一定有辦法打破結界,逃。”妙璃的聲音震蕩在秦浩腦海,沖擊著他每一根神經。

秦浩看到,九天之上的神鳳虛影與妙璃融合,納魂入體的一刻,天地間的帝意更強,好像她已經化身成為活著的鳳凰神鳥,無邊巨大的雙翼伸展,卷起大道烈焰之力朝著圣華焚殺而去。

“話是這么說,可我怎么破啊。”秦浩內心叫苦,他明白師姐與圣華交手,此戰必然兇險至極,根本無暇分心照顧他們。

可那結界,畢竟是涅槃級陣力,他連普通小元帝都還不是,如何去破大帝之上的涅槃級陣力。

“要不,我們再嘗試一下組成黃道十二陣?”齊小瓜說道。

“玄天師叔


狀態提示: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完整厄風--第1頁完,繼續看下一頁
回到頂部
湖北新快3